流行社>最新>正文

费德勒~我的梦想是一辈子都玩体育运动

Scarlett蕙珈2018-04-17 12:15:05我的梦想体育运动费德勒

这篇在法国《队报》的访问是2015法网开始的前两天做的。


费德勒~“我的梦想是一辈子都玩体育运动”~这是费德勒打小就有的梦想,如今,他能赢的都赢过了,他还想要些什么呢?和他的家庭过一个简单的生活。。。再重温到如同2009年在罗兰加洛斯赢冠军时那般的澎湃情感时刻。。。?


在法网开始前两天,费德勒在法网的一间小访问室接受了访问。他不想聊签表,不想聊纳达尔和德约的状态如何。所以我们聊了他的梦想,他对这个话题表示了兴趣,甚至说到了他的童年。


队报~“你是一个令世界上百万的人都梦想的人,那你自己梦想是什么?”


RF~“从职业角度来说,我的梦想是享受在网球场上的每一刻。当我刚开始打网球的时候,我只是希望能打成职业球员。而现在,我的想法是尽可能地在我职业生涯后一段取得最大的成功,保持世界高位排名,为自己创造机会赢赛事。不过如果说到梦想,那大多是有关我的家庭,比如以后的20年我们会怎样。。。”


队报~“你会不会时不时地梦想自己能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


RF~“当然了!我喜欢那些我可以自己或者是和家人一起到处逛逛走走几个小时的时光,然后没人认出我。这是可能的,只是不常有。我希望能那样。不过我不是在抱怨,因为我的生活对我很合适。我可以和我的太太和孩子们一起度过很多时间,我还可以训练还有打所有那些我想打的赛事。我需要作出一些牺牲,但那些牺牲并没有令我损失了什么。”


队报~“梦想对你的职业生涯来说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是吗?”


RF~“我不知道。。。(他沉思片刻)我(一直以来)更多的是去期盼,而不是去梦想。我曾经的梦想是能赢温网和成为世界第一。小时候我的梦想是一辈子都玩体育运动。我是有过这样的梦,但我不觉得那是可以实现的梦;我从未想过我能和贝克尔,埃德伯格还有桑普拉斯那样成就巨大。我想过那一刻‘Game, Set, Match Federer’然后我赢了温网,我激动得跪在场地上,但我从未想过这会变成现实。还有,老实说,我真没想过我能走到今天这样。在我17岁18岁的时候,我想到我应该能在那些职业球员手里赢下几盘,但我告诉自己我大概在这行走不远的。。。”


队报~“在你打一个重要的决赛前,你会梦到那场比赛吗?”


RF~“会。不过确切地说那该是把那些时刻视觉化想像出来。比如,你会想像看到你打赛点的一刻。但你也害怕你想得太多太远,因为你还需要看到时你的对手如何,现场情况如何。想像会让你感觉好,因为你会觉得你已经经历了那些。然后你必须专注于一件事:我该如何预备自己?我会赢还是会输?有时候比赛期间你会觉得脑子转得太多,比如到最后的时候,你会情不自禁想到如果我赢了或者输了我等会儿要怎么解释,或者要怎么去庆祝胜利?这些都是人之常情自然反应。”


队报~“时至今日你(比赛时)还是会脑子转不停吗?”


RF~“会啊。虽然这个在我职业生涯前期的那些决赛里更常发生。今天我比较冷静了,我能专注这一分然后下一分。但还是有情感澎湃的时候。说到底都是你脑子在控制一切,所以你会跑,会呼吸会打球。这也是令情况复杂的原因。有时候脑子会令你打得更好,有时候,它却令你滞停在某一个阶段。比如在2009年发生在这里的。这并没有过去太久。我记得当我从椅子站起来走去要打发球胜赛局(也是拿冠军的胜赛局对索德林),我当时眼睛里含着眼泪,我对自己默默说“我现在要赢法网了”,但心里知道其实(只要还没结束)比赛还是有可能被逆转的。我无法控制我激动的情绪。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去年戴杯决赛打法国的时候,当我5-2对加斯奎特发球胜赛局的时候我知道我们要赢了,在最后的两次换边休息的时候我都能想像着看到我和大家一起跳着庆祝的时刻。那会儿,脑子已经不受控制到处想了。”


队报~“还有什么人你是梦想着能见到的吗?”


RF~“没有谁。。。感觉没有谁我特别希望能见到的了。也许是因为我已经见过太多的人,我也到过了太多的地方。和重要的人物见面是一种荣幸,我很喜欢那些经历,非常有意思,不过,我没有这样的梦想。”


队报~“你会想能和谁比赛?”


RF~“和我所有的偶像,比如贝克尔,埃德伯格和桑普拉斯,他呢我有机会一起比赛过。另外还有麦肯罗那个时代的,博格,拉沃,罗斯瓦尔。如果我一定要选的话,我会想能和贝克尔,埃德伯格还有拉沃交锋。”


队报~“有没有哪一招你是梦想能打出来的?”


RF~“双反!对我来说双反是一个不可能打出来的招式(队报注解‘尽管他在早轮打出一招双反挑高球”,注-访问是5/31发稿的,所以当时费德勒刚打了第一轮比赛),打双反会令我的左胸疼痛,对我来说打双反完全不是自然的打法,我难得能打两次不出界的(他哈哈大笑起来)。看到别的球员打双反我总是觉得很奇妙。我梦想能打出双反,不过我也知道那根本不可能。我希望我会能拥有阿加西的双反。”


队报~“如果你闭上眼睛,你会如何想像你的(职业)最后一局比赛?”


RF~“那必须是一个决赛而且我必须赢那个冠军(他微笑)。打败对手,那感觉相当棒。但那要是一个我有兴趣的冠军。对手是谁不重要,签表总是签表。我想像那应该是在温网或者美网,如果我能选的话,我会选温网。我已经破发过了,现在正要打发球胜赛局。一个正统的打法加上小小发球得分。这样就好。(哈哈哈)”


队报~“你觉得在月球上打球不是什么疯狂的事情吧?”


RF~“不觉得啊(哈哈哈)。我自己的生活在某种程度而言就蛮‘疯狂’的。我想要一个简单的生活,一切返璞归真,比如我可以有更多自己的时间。”


队报~“你梦想的法网是?”


RF~“2009年,那是一个已经过去的美好的梦。如果能再一次做到,重温那些激动人心的时刻,再次举起火枪手杯,这当然是一个梦想。我做好了准备,我还是希望有一天能再次做到那些。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我不是来这里光打打球。我当然希望能表现很好,在这里呆尽可能久,享受每一刻,打每一场重要的比赛。”


队报~”如果你可以和另一个人交换生活一天,你会选择谁?”


RF~”我不想和任何人交换我的生活哪怕一天。我对自己感觉很好(微笑)。也许,我能再做小孩子一天吧,那该很有意思。我会宁愿和我的俩闺女其中的一个换一换,不过得是周末,不用上学。(哈哈哈)”


FIN


原访问是法语,链接:http://www.lequipe.fr/Tennis/Article/Federer-nbsp-mon-reve-c-etait-de-pouvoir-faire-du-sport-toute-ma-vie/49792


全国糖尿病病友的实战分享

业内权威医生的临床经验

定期免费发放糖友用品

Scarlett蕙珈查看全部文章

微信号:IAmScarlettLi

+关注

文章点评:

作者

Scarlett蕙珈的最新文章

著名铁杆奶粉。发布网球尤其是有关费德勒为主的第一手相关资讯,访问,视频,照片。

关闭广告

推荐作者

MORE
娃儿奴

文章:1

羽毛好孕

文章:1

月叔说

文章:1

四方赏诗雨晴

文章:1

QQ

微信

空间

豆瓣

微博

分享到:

QQ好友

微信好友

QQ空间

豆瓣网

新浪微博

更多